新浪时时彩平台总代理

  • <tr id='vE8ceC'><strong id='vE8ceC'></strong><small id='vE8ceC'></small><button id='vE8ceC'></button><li id='vE8ceC'><noscript id='vE8ceC'><big id='vE8ceC'></big><dt id='vE8ceC'></dt></noscript></li></tr><ol id='vE8ceC'><option id='vE8ceC'><table id='vE8ceC'><blockquote id='vE8ceC'><tbody id='vE8ceC'></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E8ceC'></u><kbd id='vE8ceC'><kbd id='vE8ceC'></kbd></kbd>

    <code id='vE8ceC'><strong id='vE8ceC'></strong></code>

    <fieldset id='vE8ceC'></fieldset>
          <span id='vE8ceC'></span>

              <ins id='vE8ceC'></ins>
              <acronym id='vE8ceC'><em id='vE8ceC'></em><td id='vE8ceC'><div id='vE8ceC'></div></td></acronym><address id='vE8ceC'><big id='vE8ceC'><big id='vE8ceC'></big><legend id='vE8ceC'></legend></big></address>

              <i id='vE8ceC'><div id='vE8ceC'><ins id='vE8ceC'></ins></div></i>
              <i id='vE8ceC'></i>
            1. <dl id='vE8ceC'></dl>
              1. <blockquote id='vE8ceC'><q id='vE8ceC'><noscript id='vE8ceC'></noscript><dt id='vE8ceC'></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E8ceC'><i id='vE8ceC'></i>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綜合資訊 > 文學鑒賞
                腳下青春

                  時光冉冉,匆匆之下,我已工作兩年,從黃土高坡中◎的神朔鐵路朱蓋塔站,再到青草依依的新準鐵路海勒斯壕南站,伸延的不是距離,而是我的青春。

                  剛剛參加工作時,我有一位師傅。在我眼裏,師傅的形象是嚴肅的,矮小卻十分厚實的臂膀,讓人感到十分安穩,那紅紅的臉蛋上時刻透█露出他的嚴謹認真。師傅很少說話,同時也很少批評我,但我自始至終的怕他。

                  記得在我正式參加工作的那一晚,天空上皎潔的月光高懸,毫不吝嗇的鋪下一層白霜,我緊緊∮跟著師傅後面,背著塞得滿滿當當的書包,狼狽的抓著一部對講機和一把黝㊣ 黑的列檢錘。

                  氣候早已是冬季,淩冽的朔風在我耳郭上打轉,像是刀子一般將我臉刮得生疼。我站在朱蓋塔站的一處平交道口,眼裏盡是一列列奔騰不息的列車和那明亮如晝的燈光下穿梭的黑影,一道道升騰而起的哈氣將整個人籠罩的朦朧。

                  初出茅廬的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邁入站場。

                  列車的汽笛聲、對講機繁忙的指令聲、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像是紡車上的織布,將我的腦海打亂。沒等我理清頭緒,平復心情,便要開始作業。

                  ......

                  站在高聳蜿蜒的列車下,我心裏既感到興奮也感到不安。

                  師傅推了推我,“你在我前面敲,我在後面跟著你”。

                  我不敢怠慢,趕緊拿起列檢錘鉆進列車中。

                  “側架部位要仔細看。”

                  “鉆車要快,同時要保護頭部。”

                  “好了,你看著我敲吧。”

                  聽得師傅讓我停下的話後,我幾乎攤倒下去,踉蹌的從車底下鉆出,渾身上下仿佛被點燃般升起一團白色煙霧。

                  我摘下口罩,揩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師傅看了一我眼,這讓我感到有些羞愧。

                  “你仔細看好動作要領,幹我們這樣的活兒,一定要懂得技巧,用巧力而不是猛力。”

                  我點了點頭,拿起列檢錘跟在師傅後面。

                  只見,師傅手中的列檢錘仿佛和他融為一體,顯得十分輕巧。我照著師傅的樣子,努力的學習。師傅也可以放緩↓了速度,手中的列檢錘每敲擊一次ㄨ,都會刻意停留一下,我知道師傅這是為了讓我看的清楚。

                  緊張繁忙的作業很快就結束了,原本一望無際的列車不知不覺中我已經站在了列尾,雖然我已經疲憊不堪,但是看著已經敲完的列車,心裏湧起的自豪感瞬間將疲憊感一掃而空。

                  “師傅,你累嗎?”

                  師傅回頭看著我,那通紅的臉蛋上,露出一抹微笑:“不累,只要你足夠專註,就會忘記疲憊和困難。”

                  我點了點頭。

                  “你累嗎?”師傅又問向我。

                  我搖了搖頭,笑著說道:“不累!”

                  ......

                  時過境遷,我已經▅來到中鐵十六局鐵運公司海勒斯壕南站,並迎來新的崗位,但那一晚,我始終無法忘□卻,就像是青春的洗∞禮,靈魂的澆鑄,使我蛻變。我一直牢記師傅的話,“只要專註就會忘記困難與疲憊”,就像手中的列檢錘,在一次次毫無保留的錘擊聲中,越發堅硬。也正是這樣的精神支撐,才使我在這片肥沃的祖國大地上用腳丈量我的青春。

                  作者:中鐵十六局鐵運公司喬宇

                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