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时时彩平台下载

  • <tr id='BIJu9d'><strong id='BIJu9d'></strong><small id='BIJu9d'></small><button id='BIJu9d'></button><li id='BIJu9d'><noscript id='BIJu9d'><big id='BIJu9d'></big><dt id='BIJu9d'></dt></noscript></li></tr><ol id='BIJu9d'><option id='BIJu9d'><table id='BIJu9d'><blockquote id='BIJu9d'><tbody id='BIJu9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BIJu9d'></u><kbd id='BIJu9d'><kbd id='BIJu9d'></kbd></kbd>

    <code id='BIJu9d'><strong id='BIJu9d'></strong></code>

    <fieldset id='BIJu9d'></fieldset>
          <span id='BIJu9d'></span>

              <ins id='BIJu9d'></ins>
              <acronym id='BIJu9d'><em id='BIJu9d'></em><td id='BIJu9d'><div id='BIJu9d'></div></td></acronym><address id='BIJu9d'><big id='BIJu9d'><big id='BIJu9d'></big><legend id='BIJu9d'></legend></big></address>

              <i id='BIJu9d'><div id='BIJu9d'><ins id='BIJu9d'></ins></div></i>
              <i id='BIJu9d'></i>
            1. <dl id='BIJu9d'></dl>
              1. <blockquote id='BIJu9d'><q id='BIJu9d'><noscript id='BIJu9d'></noscript><dt id='BIJu9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BIJu9d'><i id='BIJu9d'></i>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綜合資訊 > 文學鑒賞
                我的母校——西南交大
                我的母校——西南交大
                       才剛畢業三個月,已開始思念起某個地方,昨夜夢中,又出現了它的【身影。那是我的母校——西南交大。
                       2014年的七月,高考的硝煙還沒有完全散盡,世界杯的烽火又已經點燃;《變形金剛4》裏的擎天柱還在◇為了正義浴血奮戰,《速度與激情7》卻在最後的分叉口告別了保羅·沃克,留下的只是一句“see you again”;馬航MH370仍舊下落不明,知了依然聲聲唱著夏天。揮手告別了那些痛苦和無奈,平復下了熱血的澎湃,我收拾①好行囊,帶著親友的囑咐和祝福,懷揣著希望和憧憬,踏上了前往交大的行程。
                       我向來有一種說走就走的豪情,即使根本就沒去過那裏,甚或不知道路▅在何方,但我也能一個人勇敢地走下去。我一路問路來到了學校所在的犀浦鎮,遠遠地看到了一塊石碑,上書“西南交通大學”六個大字。放眼望去,道路通暢,天地寬廣,鳥語花香,人來人往。我知道這就是未來四年裏我要待的地方,這一年我十九歲,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年華,我想吃想睡,想玩想愛,還想變成天上半明半暗的雲,而這個地方會承擔我所有的願望和想象。想到這裏,我心裏突然生出無限柔情,只覺得我見交大多嫵媚,料交大見我應如是。我知道從這一瞬間起,我跟這個名為“西南交通大學”的地方已經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羈絆。
                       這種羈絆在同學之間。在進入交大之前,我一度收到了來自各方的擔憂和同情,理由是交大作為一所理工科大學,女生數量想必十分慘淡,到時候狼多肉少,廣大男性同胞處於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境地,不免在情場上殺得你死我活,競爭慘烈。事實上在進入交大的一瞬間,我就發現那純屬杞人憂天,交大的女生數量其實頗為ω 可觀,我們宿舍樓下隨時可見姑娘們來往遊走,如同穿花蝴蝶。至於我們漢語言文學專業更是情勢喜人,一個班三十五人,女生數量竟達二十七人之巨,剩余的八個男生資源豐富,與世無爭,彼此間關系一片大好,其樂融融。江南在回憶他的大學生活時說:“我擁有無數時光和可能,熱血上湧的時候我相信自己能征伐世界,在戰馬背上帶著窈窕的姑娘歸來。”我當時的豪情亦復如是,入眼處翠翠紅紅處處鶯鶯燕燕,只覺得秀色可餐,天下我有。但實際上我卻是個一見女生就說不出話,到畢業也還沒認識完班上女生的人,更別提交女朋友,以至於成為了各方恨鐵不成鋼的對象,被指責眼前有寶山卻空手而回。然而那時候同學之間的情感正是處於最美好、最純粹的階段,頗多可貴之處,並不限於情愛二字,尤其是在大學裏,我結交到了三個可以相交一生的好朋友,他們也是我的室友:海龍,翔洲和阿明哥。海龍活潑外向,翔洲沈穩內斂,阿明哥頗有才華,我們團結互補,互相扶持,一起上課下課,一起吃飯,一起玩遊戲,一起◣出去玩,一起踢球,一起成長,一起前進,談笑間花開花落雲卷雲舒,一起度過了漫長●而又短暫的四年歲月。畢業時我們舉杯共飲,阿明哥說:“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交大無故人。”我說“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海龍說:“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翔洲說:“幹杯!”霎時間杯中酒已盡,故人情不盡。
                       這種羈絆在師徒之間。忘不了我最喜歡的段麗萍老師,她是研究唐宋文學的專家,最大的特點是喜歡笑,常常會發出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聽她講課的學生也受她感染,在放松的心情裏去領略唐詩宋詞之美,感受柳三╳變“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的高絕,欣賞李易安“不如向簾兒底下,聽人笑語”的婉約。忘不了講明清文學的劉玉珺老師,她講《牡丹亭》時用柔美的聲音念道:“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忘不了周俊勛老師的嬉笑怒罵幽默風趣,忘不了沈如泉老師的博學多聞妙語連珠,忘不了有一次羅寧老師在《中國古代文學2》的課上問道:“有誰會背駱賓王的《在獄詠蟬》嗎?”我自告奮勇,站起來就開始背:“西陸蟬聲唱,南冠客思侵……”一首罷了,羅老師卻只微微一⊙笑,對我說:“你已經背了太多次了,這次我要考你一考,‘西陸’是什麽意思?”我搜腸刮肚,實在想不出來,只好回答說不知道。羅老師又微笑說到:“西陸,是秋天的意思……”羅老師示意我坐下,接著把這首詩的背景娓娓道來,一直講到駱賓王的高潔誌趣,發人深省。蟬聲中四載西陸已紛飛而去,此情此景還宛在眼前。
                       這種羈◣絆更在我和交大本身之間。斜陽草樹下的天佑齋19棟2072,那是我生活了四年的宿舍,我在這裏學習生々活,在這裏紮根成長,聽風≡聲雨聲讀書聲,念家事國事天下事,宿舍的燈光伴我溫存,宿舍的床被令我安眠。宿舍外栽種著許多的花草,我最愛的是垂絲海棠,我喜歡看光芒下那一樹樹的花開爛漫,曾淩晨四點看海棠花未眠;我也喜歡看風雨過後的綠肥紅瘦,海棠倔強而美麗依舊。我喜歡學校的圖▂書館,館藏豐富,大氣磅礴,館前一湖碧水,鳶飛魚躍,行人如織。我喜歡湖對面的體育館,設施齊全種類繁多,裏面的羽毛球館@留下了我四年來多少汗水與足跡。我喜歡學校裏隨處可見的一排排銀杏樹,深秋時節,落葉繽紛,地上的銀杏葉子明黃如金,把秋日裝點得濃妝素裹,女生們走在落葉中裙裾起落,男生們三三兩兩談笑風生。
                       我愛交大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個人,如詩如畫的校園見證了我最寶貴的青春,令我常常懷念如歌往事,追憶似水年華。我知道有朝一日我終將再次回到交大,世間每一次的分別都是為了更好的相遇。舊地重遊的時候,我對交大的愛依∮然故我。
                交大如嶽峙犀浦,天高地迥臨平楚。
                圖書館前縈湖水,海棠花下饒風雨。
                秋日凝裝銀杏樹,蟬聲飛過幾西陸。
                是中更有癡兒女,念念不忘歸來去。
                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