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哪个最好

  • <tr id='grUp8T'><strong id='grUp8T'></strong><small id='grUp8T'></small><button id='grUp8T'></button><li id='grUp8T'><noscript id='grUp8T'><big id='grUp8T'></big><dt id='grUp8T'></dt></noscript></li></tr><ol id='grUp8T'><option id='grUp8T'><table id='grUp8T'><blockquote id='grUp8T'><tbody id='grUp8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rUp8T'></u><kbd id='grUp8T'><kbd id='grUp8T'></kbd></kbd>

    <code id='grUp8T'><strong id='grUp8T'></strong></code>

    <fieldset id='grUp8T'></fieldset>
          <span id='grUp8T'></span>

              <ins id='grUp8T'></ins>
              <acronym id='grUp8T'><em id='grUp8T'></em><td id='grUp8T'><div id='grUp8T'></div></td></acronym><address id='grUp8T'><big id='grUp8T'><big id='grUp8T'></big><legend id='grUp8T'></legend></big></address>

              <i id='grUp8T'><div id='grUp8T'><ins id='grUp8T'></ins></div></i>
              <i id='grUp8T'></i>
            1. <dl id='grUp8T'></dl>
              1. <blockquote id='grUp8T'><q id='grUp8T'><noscript id='grUp8T'></noscript><dt id='grUp8T'></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rUp8T'><i id='grUp8T'></i>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綜合資訊 > 書畫專欄
                至真至愛大路情
                —— 段緒江
                        1978年,伴隨中國的改革開放,鐵道兵政治部和中國美術家協會在首都北京聯合舉辦了第一屆大路畫展,之後,以美術雙年展的形式開展高端合作,在40多年時間裏連續舉辦了十七屆,不僅培育了一大批在中國有影響力的職工美術家,而且畫展本身也在中國企業界、美術界和社會各界產生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大路〓畫被稱為一種美術現象,大路畫展伴也被譽為中國畫壇的大路畫派。

                        我從小就喜歡☆畫畫,這緣於上小學』時二年級的時候,一次上課中無意的塗鴉,不僅沒有受到批評,卻得到了老師善良的鼓勵,由此產生了對畫畫的濃厚興趣,以至於在書本的各個角落,圖★畫本的正反面都畫了個遍。上初中以後,在班上開始有點名氣了,班裏的同學都認為我會畫畫,於是,為了迎合同學們的誇獎,從︽教室的黑板報到學校的櫥窗,慢慢地,畫畫也從鉛筆、到鋼筆、粉筆,從單色,到色彩練習,對畫畫有↘了更深的認識,還在家人的關〓照下,到新華書店購買了一本郭紹綱的素描專著。

                        1987年參加工作以後,雖然我所在的企業已經兵改工了,但依然有鐵道兵的血統,企※業的文化建設滲透於每一位職工心中,自然也有不少喜歡畫畫的朋友、同事。於是,大家相約一道,往返於單▲位駐地周圍畫速寫,有時間還聚在一起相互探討,單位工會也每兩年舉辦一次職工書法美術攝影展,更是吸引了♂不少愛好者也加入到繪畫的行列之中。

                        1989年的一天,我看到工會關於組織收集第九屆▃大路畫展作品的通知後,決定躍躍欲試,並精心準備了一幅山水畫,通過工會,到上級工會,再轉到北京。但許久↙以後,卻收到⊙了退回的作品,這是我對大路畫展最初的認知,是那麽遙遠、那麽深不╲可測。但從那以後,我不僅沒有打退堂鼓,反而更增添了畫畫的信心和決心,和廠裏其他幾個愛好者一起,報考了西南師範大學美術專業的自學考試,打那以後的無數個日日夜夜裏,我們一群年輕人奮戰在畫板前、宣紙邊,汗水與驕陽、毛筆與ω 彩墨,大家沈浸於五顏六色的歡樂和痛苦之中。終於,一份付出、一份收獲,三年之後,相繼拿到了美術專業的學歷證明,並從此走上了一條ξ 多彩的大路。

                        第一次入選大路畫展,是1998年的第十一屆,雖然沒能親眼目睹作品展覽的盛況,但從收到的入選通知書和看到畫冊裏的目錄、作品圖片,驚喜自當油然而生,那可是在北京中國♀美術館神聖的殿堂啊,那可是和眾多藝術高手一同過招的地方啊。

                        第一次零距離接觸大路畫展,是2004年5月份,中國鐵建第十三屆大◆路畫展創作籌備會在陜西鹹陽召開,會議的創作主題是中國鐵建與青藏鐵路,會議要求各創作者以青藏鐵路建設為歷史々背景,全方位展示青藏線的風情、風采。這一次,我與眾多畫家一道,在繪畫的領域又一次找到了一種全新的感受,那就是以寫實的手法,表現勞動之美,謳歌建設之美,並從這裏開始,有了之後穿越唐古拉的體驗,領略雅魯藏布江的▅風采,體會到修築天路的艱辛,我的眼界與思路都發生了新的變化。

                        2004年9月,在十三屆大路畫展的創作采風中,我們組隊飛赴西藏,穿越遼闊的西部空域,輾轉數百公裏車程,來到↑燕青唐古拉山腹地,在海拔4300米的青藏鐵路工地上,和另外幾名畫友一道,每天畫速寫,圍繞青藏鐵路建設,以寫實的手法,再現青藏風情和西部大開發的動人故事。
                青藏高原對於我就╱是一個聖潔的夢境,亙古不變地橫臥在祖國西部。
                        初到工地的時候,強烈的高原反應令人窒息,這裏陽光強烈、寒風刺骨、氧氣稀少、溫度極低,氣候幹燥,尤其是人在呼吸的時候,總有一種壓迫感,一不小心就喘不過→氣來。站著不動尚且如此,工人幹活又當如何啊,他們可正是以缺氧不缺意誌的精神奮戰在高原之【巔啊。工作稍微長一點的人,他們的皮膚都是清一色的黑色,這是陽光、紫外→線照射的必然後果,但大『家顧不得山高路險,也顧不上手機沒信號、通信時間長等困難,因為他們驕傲,這是在修建一條前無古人的鐵路,他們也親切地把青藏鐵路稱呼為國脈,為了這條祖國鋼鐵大動脈的貫通,從新中國『成立起,幾代鐵兵三上高原,無怨無悔地奮鬥,把青春、把汗水、把智慧、甚至有的人把生命無私地奉獻給了高原。

                        懷著崇敬之情,創作很快深入進行。我的⌒ 一幅反應青藏鐵路建設的中國畫不僅入選了第十三屆大路畫展,還獲得了優秀獎,當我站在中國美術館展廳,看到自己的作品登上大雅之堂時,成功的喜悅洋溢於外表。
                     這是我繪畫道路上的一個新起點,沿著這〓個起點,置身大路畫派的群體,用∮寫實的手法,表現勞動之美, 我的多幅表現築路風情的中國畫作品相╳繼參加了不少美術展覽,我和其他大路畫家的主題作品一道,構成了大路畫展的一個又一個亮點。
                        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每次到項目、到工地,都要和現場的施工人員嘮一嘮,了解施工情況,熟悉相關施工工藝環節,並沿施工線路尋找那些感覺好的,打動人的♂某一個瞬間,或∏是某一個場景,把築路者的風範和沿途的風景盡收眼底。

                        2007年鄭西(鄭州--西安)客運專線施工正酣,施工大軍安營紮寨於巍巍黃土高原。在陜西渭南,我們公司廣大指戰員正豪情滿懷地修建世界上首條濕陷性黃土高原的客運專線。厚厚的黃土、稀少ぷ的樹木,為表現黃土高原的繪◣畫技法,我每次去項目的時候都留意觀察,這是不同於畫奇山異石的皴法表現,也不能在畫面上表現更多的花草樹木,蒼茫的黃土高原上,稀疏散落的村舍和山腰上的項目駐地,高高升起的企↓業旗幟,和遠處正在鋪架的橋梁,構成了一幅別樣的山水情懷,在反復寫生的基礎上,表現黃土高原的靈感油然而生,我很快用一張四尺整紙畫了一幅《高高的山崗》,這幅畫在首屆全國中央企業書畫@ 大賽中脫引而出,成功獲獎,這也是我以』表現高速鐵路施工的第一幅作品。
                        中國的高鐵建設方興未艾,高鐵建設∑ 者正奔波於祖國的四面八方,就拿我們公司來講,短短幾年的■時間裏,先後參建了鄭西、石武、滬昆、哈齊、湘桂、貴廣、南廣、廈深等十多條高速鐵路建設。伴隨高鐵施工的▽大發展,表現高速鐵路建設的◎宏偉畫卷也在每一位大路畫家的心中開始琢磨起來。2010年秋天,石武高速鐵路施工迎來施工大幹高潮,我和單位同事一道△,離開公司機■關,輾轉千裏,來到湖北與河南︻交界的大悟縣,施工大幹之際,我一邊工作,一邊用隨身的小本畫工地速寫,工余時間就在宿舍@畫工地小景,在工地上雖然畫畫的條件不太寬裕,單弄一塊土工布代替羊毛氈,放在桌子上依然能夠解決畫國♂畫的基本需求,就這樣,幾個月〗下來,居然還有不少收獲,一幅幅再現高速鐵路建設的山水畫躍然紙上,其中一幅畫還被《中國鐵道建築報》評為了年度優秀美術作品獎。

                        建設者的腳步永遠在路上,鐵道兵的後代從來都誌在四方。多彩的畫筆始終伴隨築路人的風采,每一幅畫都如同無言的詩句,贊美遠方的路。
                        2017年3月,我與同事一道,來到位於新疆烏魯木齊市郊的新疆連霍高速公▲路G30項目▂擴建工地,這條公路東起連雲港,西到霍爾果斯,全長4300多公裏,堪稱中國最長高速公路,我們所在的工地起∴點為烏魯木齊小草湖一端,另一端則是向著國境線的方向鋪設。北疆的3月,依然雪花飄】飛,光禿禿的戈壁灘上覆蓋著厚厚的冰雪,在零下十一度的環境中,我們將在這裏舉行一個簡單的開工儀式。人不多,設計、監理代表、工人代表、項目領導,還有幾臺挖掘機、推土機,加上準備好的鞭炮,就要開卐工了。這時,我突然發現項目部的測量人員在標頭位置插▓了一根竹竿,竹竿上系著一段紅繩,雖不顯眼,但卻迎著寒風飄揚,飄得直☆直的,似乎展示出了一種風貌、一種精神,那是通往祖國西部大門的新起點啊,那是一帶一路建設的新路標啊,一個小小的標誌,點燃了我的創作靈感,我以↘大面積的雪地作為主體,遠處幾臺小小的挖掘機作為陪襯,在最顯眼的地方刻畫了這個標頭用的竹竿以及那〗迎風飄揚的紅繩,一幅表現一帶一路題材的主題作品隨後完成,在2018年7月鐵道兵70周年美術展上,我的這幅畫成功入選參展。
                        這些年下來,從十一屆入選,到十三獲獎,在♀隨後的每一次大路畫展中,都有我的身影,伴隨ξ 著大路畫展,我繪∮畫的技藝也逐漸長進,越發成熟,無論是個人的創作,還是參加地方的一些展覽,都有一個較大的提升,相繼參加了北京、四川、重慶、廈門、廣東等多個地方的美術展覽,在藝術交流的道路上越走越遠、越走越寬,但無論如何,我繪畫的主題與表現題材都始終離不開工地、離不開那一條條大路、離不開築路人的朝朝夕夕,這是作為一名大路畫家不能忘卻的初心。

                     有時候回想起來,其實繪畫真的很孤獨,很個體,很難從創作∩的某一個細節中找到樂趣,而且大路畫家們幾乎都╳是業余群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崗位和本職工作,每一次的創作都沒有專門的場所和集中的時間【,和美術界許多專業的、專職的〓畫家相比,最可貴的也許就只剩下豐富多彩的築路生活了。作為大路畫展的一員,在漫長的繪畫道路上,更多的是曲折與艱辛,需求』與反差,但更親切的卻是團隊的力◤量和不舍的情懷,多種因素促使我、鼓勵我,給我增強了無窮的動力和信心,因此,我註定要沿著這條大路持之以恒地走下去,不管有多遠,有多艱難,都義無反顧。
                不知不覺,大路畫展已經走過了40年歷程,我與大路畫展也有30年的擦肩而過與20年的深度融合。從大路畫展走出的一個個職工藝術家,幾乎都成為了各省、市、自治區的美協會員,有不少已經加入了全國美協,盡管如此,依然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默默地工作、辛勤地創作,把至真至愛的大路情揮灑於美麗的畫卷。
                        四十年改革開放鑄就了中國奇跡〇,四十年大路畫展還將延續築路人的風景。

                 
                相關信息